首页 >> 徽商风采 >>徽商人物 >> 他42岁重出江湖,15年后以40亿的营收登顶,他是为酒而生
新闻头条
更多
详细内容

他42岁重出江湖,15年后以40亿的营收登顶,他是为酒而生

时间:2017-09-21     作者:安沪网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硕士博士圈   阅读


  他出生于酿酒世家,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酒,42岁从头开始,15年时间,凭借一己之力做到40亿营收,他就是迎驾贡酒的掌门人倪永培。1952年 1月,倪永培出生于安徽霍山。霍山地处大别山北坡,境内溪河密布,水系发达,在佛子岭、磨子潭、白莲崖等地均能看到风景优美的大型水库。得益于大自然的恩赐,霍山孕育出不计其数的小酒坊。倪家就是其中一家,倪永培出生于酿酒世家,曾祖父和祖父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糟坊主。

10064288.jpg

  从2岁开始,倪永培就跟着母亲去酒坊见世面,毫不夸张的说,他就是闻着酒味,看着父辈酿酒长大的。到了13岁,倪永培喝个半斤白酒不在话下,而且任何酒,只要尝了一口,马上就能分辨出用的是什么酒曲。不过文革一来,家里的一切就成了泡影。2年后,16岁的倪永培下放到农村,开始了在生产队挣工分的岁月。好在1970年霍山的佛子岭酒厂招工,倪永培凭着打小练就的喝酒童子功,根本没有费力就进了厂。虽说依旧从学徒工做起,不过,酿酒、制曲等工艺流程对倪永培来说就跟玩似的,一年不到,他就对传统的酿酒工艺“老五甑(zèng)”烂熟于心,很快成了厂里最年轻的技术骨干。此后13 年,他先后做过班长、车间主任、厂部生产调度员,1984年被提拔为副厂长。当然,矬子拔大个,佛子岭酒厂也不是什么大企业,只是大别山区的一个小酒厂而已,“设备落后,一年的销量也就几吨”。不过,倪永培却干得热火朝天,“再怎么样,比在农村吃大锅饭强。”没有钱,他就自己琢磨,最后真就搞出一台自动化搅拌机,不但提高了窖池封口质量,而且再也不用三班倒了。

  1986年夏天,倪永培还带着员工自制一套清洗系统,解决了内塞清洗的难题。很快,酒厂的生产量上来了,经济效益也开始好转,3年后成了全县的标兵。领导一看,人才啊!于是,1991年4月,倪永培就被调任霍山县当经委主任。此后3年,赶上国家给大别山区的扶贫政策,霍山经济形势一片看好,倪永培这个经委主任更是日子过得相当舒服。直到1994年春天,倪永培的老师傅过来讲述佛子岭酒厂后来的惨状,尤其听到酒厂效益下滑,师傅半年都领不到一分工资时,倪永培再也坐不住了。继续从政?前途光明。回厂做老本行?此一时彼一时,当时,口子窖、古井贡等大牌已经闯入了霍山,占据了50%以上的市场份额。但是,倪永培在佛子岭酒厂干了21年,对那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,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昔日的老师傅等200多人就此丢了饭碗。就这样,倪永培的人生轨迹再一次变轨。当然,这一此,干的是一把手。临行之前,他也给组织保证,“3年内让国企脱困,5年内再次成为利税大户”。上任之后,倪永培烧出了三把火。一是推行岗位及系数工资,“多劳多得,同工同酬”。二是全员聘用,一级聘一级,一级对一级负责。三是完善承包责任制,分级管理,扩大科室、车间的自主权。

很快,打牌喝酒的少了,工厂出现了久违的热火朝天的景象,谁会跟钱过不去呢?到了1995年底,酒厂奇迹般起死回生,一举实现盈利50万。不过,倪永培很清楚,这些法子能解决了一时的困顿,却解决不了根本。1998年,他干脆在股权方面来个大动作,把佛子岭酒厂变成了安徽迎驾集团。解决好了内部管理,接下来倪永培就把重点放在了产品上。当时,酒厂的市场份额只剩下大本营霍山,也只有霍山的老百姓还会买上10多块一瓶的佛子岭酒。放眼安徽其他地市,茅五剑一枝独秀,古井贡财大气粗,宣酒异军突起。倪永培已经没有任何退路,“要想在市场上分得一杯羹,只能拿产品说话。”之前,厂里采用的是传统的老五甑酿造工艺,好处是发酵周期短,酒香感突出,但是缺点也非常明显,是绵甜度不足,口味差。本地老百姓习惯了佛子岭酒的味道,但是外地人就不买账了,“要想走向全省、全国市场,必须改良。”不过,酒厂就这么几个师傅,别的酿酒工艺一窍不通。怎么办?倪永培想到了“借鉴”。要说酿酒的工艺,自然是四川的五粮液,“自宋代伊始,绵延上千年”。于是1994年,倪永培到了四川。

   五粮液,顾名思义,用小麦、大米、玉米、高粱、糯米5种粮食发酵酿制而成,在中国浓香型酒中独树一帜。

说起来也挺巧,霍山与宜宾一样,正好位于北纬30度这条中国白酒名酒带上。大自然就是最好的酿酒师,倪永培灵感来了,他决定学习五粮液,也改生产浓香型粮食酒。5种粮食好买,但是,迎驾酒厂地处大别山,与宜宾海拔明显不同,“山里桃花,山外初夏。”虽说是炎热的夏季,但是大别山下已有秋高气爽之意,天气一凉,小风一吹,粮食就是不发酵。传统的发酵不行,倪永培干脆死马当活马医,改成堆积发酵,没有想到还真成了,不但酒香突出,产酒量还翻了一倍,“出酒率由原来的30%上升到65%,成为全地区第一。”厂里的老师傅激动得热泪盈眶,不过,倪永培却皱起了眉头,因为他一尝就知,“酒中看不中喝,闻着香,喝起来不香。”粮食都是从原产地进的,发酵的工艺也是跟着五粮液学的,问题出在哪里呢?。这时候,倪永培想起小时候爷爷经常念叨的一句话,“好酒水一半,最纯的水酿最醇的酒。”霍山县内最不缺的就是水,大别山主峰白马尖,海拔1777米,常年雨水充沛,最后汇聚成河,可以说水库水就是山泉水。但是要是优中选优,自然还是要数“竹根水”。竹根水与山泉水的不同之处就在于,山泉水流经了方圆几十公里的茫茫竹海,吸取了竹林深处的自然精华,所以称之为“竹根水”,清、甜、润、爽,属稀有的纯天然弱碱性水,富含十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。

   解决了水质的问题,最后历经69道传统工艺,生态发酵,逐坛品尝后封坛。但怎么储藏酒,也是门学问。倪永培没把窖藏基地放在酒窖里,而是放在黄岩洞里。黄岩洞属于卡斯特地貌,是天然山洞,洞内冬暖夏凉,,常年保持15℃-21℃恒温,“避免香味的挥发,又防止低温环境下酒体老熟,确保酒品质量。”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,”1997年,我国著名的白酒专家沈怡方闻讯而来,30杯后,结论是“窖香幽雅,绵甜爽口。”为此,倪永培信心倍增,他决定单点突破,以点带面,首先是稳定大本营六安市场。

   “大驾光临,喝迎驾贡酒。”1999年,六安的电台、站牌,到处都是迎驾酒的广告。为了能让消费者记住迎驾贡酒,倪永培在每个酒盒内都放了各种各样的小手电筒。除了小手电筒,还有现金奖卡,1块、2块、5块不等,消费者打开一瓶迎驾贡酒就能得到若干现金。其实,就是好玩而已。没有想到的是,小小的奖品竟然产生出强大的魔力,产品一经推向市场,立刻爆棚,更有铁杆粉丝就为了获得集齐12款小手电,而整箱整箱的买。到了1999年底,迎驾贡酒在当地份额已经飙升到40%,酒厂盈利超过500万。这个时候,倪永培的目标直指合肥。当时,合肥市场一直是高沪酒的天下,价位普遍都在50元上下,再往上就是价格100元以上的省外名酒。于是,倪永培推出了价格在60-100元之间的迎驾之星。然而,商超和酒店已经被对手死死围住。死磕?显然实力不够,很快,倪永培发现了一个新大陆,那就是酒店,“不管是婚宴,家宴还是商业宴请,酒是少不了的。”怎么能让迎驾之星进入酒店呢?当然要依靠经销商。2000年春节一过,倪永培就邀请了全省50多家经销商到霍山,“看窖池,看工艺,品尝迎驾美酒。”看是看了,尝也尝了,不过,经销商没有那么容易搞定,要想让他们跟着干,让利必不可少。当然,倪永培首先约法三章,“其一,经销商必须独家经销,其二,经销商要有固定的酒店。其三发现恶性竞争,立即取消资格。”

  为了配合经销商打好那场战役,倪永培也下了血本,合肥能够数得上来的酒店,从门头到走廊装饰画,柜台陈列,再到服务员的推荐,一条龙全部拿下。“客人进店,一进门就看到迎驾之星,自然先入为主。”很快,迎驾贡酒火了,并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。有的经销商利就冒着取消资格的风险,把酒店的酒疯狂向名烟名酒店转移,“一瓶酒在酒店卖80块,在名烟名酒店可以卖到115元,”一时间,合肥90%以上的市场竟然都卖迎驾酒。

2003年,迎驾贡酒的销量突破4亿。在合肥市场巨大的带动作用,周边城市的销量激增,但唯独安庆市场,怎么也拿不下来。这安庆紧邻南京,拿下了安庆就等于拿下了南京的通行证,最为关键的一点,安庆是一个白酒消费大市,全市白酒容量在7亿元左右,仅市区就在3个亿以上。不过,在安庆,口子窖独占鳌头,古井贡步步紧逼,种子酒跃跃欲试,各自价格清晰,占据不同的价格带,贸然强攻显然不行。于是,倪永培决定避实就虚,先下沉到周围的县和乡镇。小卖店老板好搞定啊,只要多给5%的利润,全卖迎驾贡酒都没有问题。然后,倪永培就转战市区的B级酒店,而且一个酒店配上一个直销促销员,和一个客户促销员。对于重点客户,也就是经常应酬的人群,倪永培走的是团购价,“比市面上的便宜10%。”2008年春节,一个20多岁的客户抱怨,“酒是好酒,但是喝几口就上头,第二天什么生意都谈不了。”

倪永培听进去了,为此,他带领博士后工作站的5位科研人员,对原料配比、工艺流程、勾调工艺进行了多达65次的试验,最终搞出了迎驾低醉度酒。“甜丝丝、香喷喷,三两量、喝半斤,多喝点、不伤身”。结果,低醉度酒一下子成了20-35岁年轻人的最爱,当年安庆市场就给倪永培带去3000万的盈利,最后愣是在安庆市场打下了一片天地。

尝到甜头后,倪永培一发不可收拾。此后,迎驾金星、迎驾古坊、百年迎驾款款火爆。跨过安庆,迎驾贡酒就走出安徽,直奔江苏。此时的苏酒正处沉默之际,除了茅五剑,就缺迎驾贡酒这样的中高端品类,短短半年,迎驾贡酒就迅速在江苏、河南等地蔓延开来。2011年,迎驾营收突破40亿。酒卖得多,车间里的酒糟、黄水等废物也越堆越多,“千万不能污染了大别山这片难得的净土”,倪永培振臂一呼。很快,酒糟作锅炉燃料,废水发酵产生沼气发电,发电产生的尾气作为生产用气,迎驾集团开始向上下游延伸。“”整个生态体系日可节约用水2400多吨、节约用煤40多吨、日光伏发电最高4万千瓦,每年可给企业带来6000多万元的营收。”

  2015年5月,倪永培带领迎驾集团登陆上交所,他的身价也直逼40亿,酒卖得多,车间里的酒糟、黄水等废物也越堆越多,“千万不能污染了大别山这片难得的净土”,倪永培振臂一呼。很快,酒糟作锅炉燃料,废水发酵产生沼气发电,发电产生的尾气作为生产用气,迎驾集团开始向上下游延伸。“”整个生态体系日可节约用水2400多吨、节约用煤40多吨、日光伏发电最高4万千瓦,每年可给企业带来6000多万元的营收。”

  2015年5月,倪永培带领迎驾集团登陆上交所,他的身价也直逼40亿,倪永培被业界称为“生态酿酒第一人”2016年夏天,借着一带一路的东风,迎驾贡酒顺利出口韩国,迎来更为广阔的国际市场。

  此时,倪永培的眼光更长远,他要把酒厂打造成森林式的酒厂,让子子孙孙时代都拥有那片生态产区,“将最美的酒乡打造成全国闻名的白酒名镇。”




×